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这些富士康人,向各园区高手下“战书”

工会发布 2023-9-13 14:42 1830人围观 集团新闻

“‘越’就是要超越自己,越跑越健康,越跑越快乐。”

 

这是“越跑团”团长罗彦成对团名寓意的介绍。越跑团的前身,是以罗彦成为主的SHZBG事业群几位田径爱好者自发组成的员工业余长跑社团。201412月,在深圳园区工会的关心和支持下,跑团更名为富士康田径社团,又名越跑团。

 

八年多来,越跑团不仅跑成了深圳园区的明星社团,还在集团外部跑出了名气,团员们坚持奔跑的身影成为龙华园区运动场上美丽的风景。在他们的影响和带动下,越来越多的员工加入越跑团,超越自我,跑向健康与快乐。


 

 

母卫从加入社团时体重180斤降到现在的140斤,体弱多病的邓南旺通过锻炼“百毒不侵”,被戏称“女一号”的闵金发娣逐渐摆脱了伤痛的困扰;在八年多时间里先后吸收了约600名跑步爱好者……除了在深圳“跑圈”夺得一个又一个奖项,越跑团还在一步步地实现当初成立时的愿景。

 

正如团长罗彦成所说,不用打“广告”、不刻意宣传,深圳园区的跑步爱好者就像一颗颗螺丝钉被跑团强大的磁力所吸引,最终凝聚在一起。

 

母卫就是这样加入越跑团的。高中时,母卫接受过系统的体育训练,他的速度、爆发力、体能各方面在同学中都是拔尖的。上大学和参加工作后,因为疏于锻炼,他的体重一路飙升到180斤,导致体质日益变差,抵抗力不断变弱。如果不慎淋雨或者在炎夏冲一个冷水澡,母卫都要马上喝杯姜茶祛寒,不然就会感冒。这让他十分痛苦。

 

 

2014年入职后,母卫看到龙华园区C区的运动场上,经常有一群人在练习长跑。他想加入其中,但觉得自己太“菜”,担心被拒之门外,只好站在一边默默观望。有一个瘦瘦的男生主动走过来和他聊天,并热情地邀请他一起锻炼——母卫后来才知道,他是越跑团团长罗彦成。母卫怕出丑,便跟在一个女孩子后面跑。没想到,没跑多久,他就被那个女孩子“甩了几条街” 。

 

母卫的倔劲上来了,立志要改变自己。他报名加入了越跑团,并积极参加社团组织的训练。3公里、5公里、8公里、10公里……他不断加大训练强度。半年后,母卫回老家时,家人们纷纷惊叹,说他“终于瘦了”。

 

随着体重不断减轻,身体素质的提升也肉眼可见,这坚定了母卫坚持锻炼的决心,他的单日跑步里程逐渐增加到20多公里。

 

 

2019年,决定挑战自我的母卫报名参加宝安国际马拉松。跑到30公里左右时,他双腿抽筋,不得已停了下来,通过按摩肌肉放松神经、适度拉伸减轻痛苦、小步慢走调整节奏,不远处的医务志愿者也赶过来指导他缓解不适。稍做休整后,母卫继续前进,又跑了五六公里,他感觉全身发软、口干舌燥——这已经是体力透支的表现了。

 

怎么办,要不要退赛?已经跑过了七分之六的赛程,母卫不甘心放弃。他咬牙坚持,在接受沿途定点设置的补给后,他终于跑完了全程。

 

此后,母卫成了马拉松比赛的“常客”,从深圳到梅州再到清远,很多城市的马拉松比赛中都出现过他的身影。


 

 

和母卫一样,邓南旺之所以练习长跑,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天生体质较差,经常生病。

 

2020年,邓南旺入职集团。此前,他已经在龙华区“跑圈”小有名气。经常沿着观澜河慢跑的他渐渐认识了很多跑友,其中有一些是富士康田径社团的成员,大家热情邀请邓南旺“入伙”。想着能结识更多志同道合的跑友,邓南旺一口答应了。

 

加入社团后,大家的跑步热情激发了邓南旺。他每周二、周三和周日凌晨5点钟就起床,来到锦明学校,在操场上练习马拉松。有一次,他起得稍晚了一些,等赶到学校时,跑友们已经开始训练了。他连忙往跑道冲过去,情急之下没有注意脚下的台阶,一下子重重摔倒在地,左脚瞬间肿胀,休息一周后才痊愈。原本对他坚持长跑不持异议的父母,也开始劝他少跑一些,以免伤及身体。

 


父母不知道的是,邓南旺参加了由富士康工会和健卫总处共同主办的“跑步学堂训练营”,由资深健身教练授课,课程涵盖跑步姿势、力量锻炼、康复训练、健身计划制订……通过系统学习和科学训练,邓南旺不仅拿到了三级社会体育指导员证书,还被跑步学堂训练营授予“优秀学员”和“种子教练”称号。他不仅自己跑,还指导别人跑。这次受伤,纯属意外。

 

邓南旺参加了深圳市总工会主办的“深工杯”2023年深圳市职工团队定向赛。在比赛现场,他和队友接受了采访。当期节目在深圳卫视公共频道播出后,邓南旺一下了成了“名人”。身边的朋友同事得知他“上过电视”后,都对他钦佩不已。

 

 

闵金发娣和越跑团的大多数成员不太一样——她的特殊不在于姓名比较少见,也不是因为性别,而是她对长跑的“较真”态度。

 

小时候的一次受伤,让闵金发娣的左肩落下病根,只有通过运动,才能缓解肩部的酸痛。20185月,闵金发娣在龙华园区J区足球场慢跑时,一个男生主动前来搭讪。闵金发娣顿生警惕,不知道眼前这个陌生人想干什么。一番交谈之后,她了解到园区有一个长跑社团,长期招募跑步爱好者,大家可以一块锻炼,共同提升。

 


这是闵金发娣第一次听说越跑团,她对这个组织充满了好奇。加了对方的微信后,她被拉入群,就此被“收编”。群里经常会发布大大小小的各类田径赛事信息,罗彦成每次都会鼓励大家报名参赛,特别是对新人。闵金发娣很犹豫,虽然她一直在跟着大家训练,但她认为“扎马步要三年”,觉得自己不够格,所以就一直没有参加赛事。

 

电视屏幕上,马拉松选手的风采曾无数次让闵金发娣崇拜和敬佩。终于有一次,她暗下决心:一定要跑一次马拉松。2018年年底,深圳举办国际马拉松比赛,闵金发娣报名参加,中签全马。在距离终点五公里左右时,意外发生了:她腹部岔气了。闵金发娣捂着肚子,咬着牙慢慢往前跑。一个从后面赶上来的小哥哥发现了异常,默默递给她一根能量胶。闵金发娣感激地看了他一眼,接过能量胶,但腹部的剧痛让她无力撕开封口。小哥哥拿回能量胶,撕好封口又递给她。最终,来自陌生人的善意和鼓励帮助闵金发娣一鼓作气跑到了终点。


 

因为这个小小的意外,闵金发娣差5分钟没有进入“精英方队”,这成了她的意难平。从那以后,闵金发娣更加刻苦地投入到长跑训练中。202291日到202381日,在不到1年的时间里,她的跑步记录累计达1600多公里!

 

尽管被罗彦成戏称“女一号”,但闵金发娣对比赛名次一直看得比较淡。在2023年深圳园区体育联赛女子田径800米项目比赛中,她在跑到750米左右时想加速反超前面的选手,不小心重重摔了一跤。她顾不上查看伤势,起身就追,但最终只拿到了亚军。她说,自己最初参加越跑团的初衷是想和大家一起锻练,现在,她不但拿到了一些跑步类奖项,肩部的不适也缓解了不少,她对此感到满足。


 

 

和闵金发娣一样,邓南旺坦言自己收获很多。深圳园区工会今年举办体育联赛,他被邀请担任径赛项目的主裁判,这让他感觉压力山大。为了确保赛事能够顺利举行,他和助理裁判一次次地沟通协商,制订比赛规则、细化评分要点、模拟赛场实况、实地检查赛道……从运动员到裁判,不仅身份发生了变化,邓南旺还对长跑运动有了进一步的了解。

 

母卫现在已经将自己的“触角”延伸到集团之外。有一家主要招收中小学阶段学生的体育培训中心,邀请他担任兼职教练,每个周末给孩子们上课。令他印象最深的是,一个14岁的女孩由于平时缺乏锻炼,200米都跑不下来。母卫为她制定了科学的训练计划,上完10节课后,小女孩已经能轻松完成1000米的常规训练。看到学员有进步,母卫比自己拿了大奖还高兴。

 

2023413日,由深圳市总工会主办的第三届深圳职工体育节开幕式暨“深工杯”2023年深圳市职工团队定向赛在大鹏新区举行,共有近400名深圳各行业职工参赛。越跑团联合观澜园区鸿福跑团报名参赛,并组建“富士康工会联合会一队”和“富士康工会联合会二队”两支队伍,与另外73支队伍同场竞技。最终,“富士康工会联合会一队”勇夺冠军,“富士康工会联合会二队”斩获第四名。


 

向军、丁勇、唐正兰、田少军、孔令洋、丁小松……罗彦成的脑海里有一本“花名册”,一谈起越跑团,他就像打开了话匣子,滔滔不绝。对即将于1110日开幕的富士康科技集团2023“融合·奋进·共赢”职工综合运动会,罗彦成充满了期待:“我们已经准备好,要与各园区的长跑高手们切磋、交流!”

 

因为热爱,所以相聚。因为坚持,所以同行。自成立以来,越跑团不但吸引了一批又一批运动爱好者主动加入,一些原本不爱运动的员工也成为了社团成员。同时,它还将健康理念和对生活的热爱与信心,传递给了更多的员工。而这,也正说明了这个“草根”社团的活力和它的影响力。

 

未来可期,愿越跑团越跑越远,给我们带来更多惊喜!

    2018-2023 鸿狐网富士康工会版权所有 粤ICP备17027177号